当前所在地: 主页 > J泰生活 >「我去问爷爷的意愿时,爷爷哭了」──专访《流动中的阅读风景》 >

「我去问爷爷的意愿时,爷爷哭了」──专访《流动中的阅读风景》


2020-06-11


「我去问爷爷的意愿时,爷爷哭了」──专访《流动中的阅读风景》

「拍摄的时候,我想像的就是在大银幕上呈现的样子;」陶磊说。

拍过广告短片、独立MV的陶磊,是拍摄〈见〉、〈洞〉及〈咖啡蛋〉三支短片的年轻导演。这三支短片是逆光电影製作的《流动中的阅读风景》系列作品;,《流动中的阅读风景》在光点华山电影院首映。

陶磊擅长风格强烈的作品,由他执导的三部短片当中的〈见〉,改编自鸿鸿诗作〈船上图书馆〉,陶磊请来《逆光飞翔》电影男主角、盲眼钢琴家黄裕翔演出剧中的图书馆员,在黑暗的图书馆里经由阅读点字书籍,发现另一个神奇的世界。

〈见〉剧照,逆光电影提供

〈见〉的幻想风格原是陶磊的强项,「不过在拍的时候还是很伤脑筋,主要是我得用有限的预算做出奇幻的场景;」陶磊道,「其中有一幕是要在图书馆里下雪,我们準备了用纸片做成的假雪,但在拍摄现场我一直觉得不大满意。后来看了片子,发现感觉不错呀,忽然想到:图书馆里的雪是纸做成的,这不是很理所当然吗?」

陶磊执导的另一支短片〈洞〉,与与〈见〉的风格完全不同。这支短片改编自陈思娴的同名诗作,原作会让人联想到窥视的洞孔、暗中观察他人生活的隐蔽;「我也考虑用『偷窥』当主题,」陶磊说,「不过后来决定要做更多变化。」

「洞」的意象经过陶磊的转化,变成蜗居的住所、陷阱,以及人心当中无法填满的、关于欲望的黑洞暗喻。〈洞〉在三分钟左右的片长当中,显出了幽微但强烈的情感纠葛,隐隐带着推理趣味;女主角最后的举动,会引发观众种种对角色心态的不同想像。

「我一向喜欢结局开放的作品,希望可以留给观众一些思考的空间;」陶磊解释,「就像我拍〈见〉的时候,自己看带子会想到不同的事情一样。作品本身并没有变,但在阅听者在观看作品时,其实会与作品产生互动,在过程中就会出现变化。」

〈洞〉剧照,逆光电影提供

同样的状况,也出现在陶磊阅读王杰散文〈关于早餐的两个记忆 葱花豆干、咖啡蛋〉的时候。「找陶磊拍这系列短片,原来就是觉得他能拍出风格很强的影片;」逆光电影的监製陈宝旭笑道,「〈见〉和〈洞〉都很符合我原来的想像,但我没想到他还选了一个这幺温暖的题材。」

「王杰的这篇散文当中,勾起我对眷村文化的回忆;」陶磊说明,「我爷爷今年九十六岁,大概八十岁左右,他就已经看不见了,但他仍然会听图书馆录製的有声书,会听新闻气象。读了这篇散文,让我想把我和爷爷的关係放进去,我觉得这是我为爷爷留下的作品。」

陶磊原来担心因为视力问题行动已经不大方便的爷爷不想入镜拍摄,没想到爷爷十分支持。「我去问爷爷的意愿时,爷爷哭了,」陶磊感动地道,「爷爷可能搞不清楚我其实还是个很菜的导演,一直说我在有了成就之后,还不忘要照顾他这个平民。为了我,他当然愿意帮忙拍电影。」

从王杰散文改编的短片〈咖啡蛋〉于是成了陶磊非常私己的感人作品:剧中描述同一对爷孙在两段不同时空的互动,与小孙子互动、唸气象给小孙子听的祖父角色,由陶磊的父亲饰演;已然年迈的祖父角色由陶磊的爷爷演出,而长大成人后、为爷爷唸气象报导的孙子,则由陶磊亲自入镜。虽然是素人演员,但因为现实生活里的感情,让角色们在银幕上的互动,充满扎实的说服力。

「我很喜欢拍摄这几支短片的经验。」陶磊承认。无论奇幻、悬疑或者满溢亲情,陶磊都找出了原始文本当中的某个重点,用自己的方式在三分钟的精简时间里重新说了极佳的故事。

创作者改编另一个创作者作品时,会先成为一个阅听者,然后再从作品与自己的互动里找出改编的方式。

这也是读者面对所有作品时,最好的阅读方式。

►►从影像发现阅读与生活的结合,体会阅读的感动──专访《流动中的阅读风景》监製陈宝旭
►►「教素人表演是种交换真心的过程」──专访《流动中的阅读风景》导演陈虹任

马上免费下载《犊月刊-NO.41》看更多精采内容!►►

《流动中的阅读风景》延伸书单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