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地: 主页 > E泰生活 >工程师控诉私人医院疏忽‧中秋节催生羊胎水入肺‧“害死我妻儿” >

工程师控诉私人医院疏忽‧中秋节催生羊胎水入肺‧“害死我妻儿”


2020-07-08


工程师控诉私人医院疏忽‧中秋节催生羊胎水入肺‧“害死我妻儿”(槟城‧大山脚)中秋节是人月两团圆的好日子,37岁的陈通煌与太太兴致勃勃的选择这一天催生产子,要为一家人订下一个最美丽的纪念日,可是他却迎来了一生难忘的“妻儿俩皆失”悲剧。月圆那一天,他太太被推入产房后,就再也不起身了,连孩子也跟着走了。担任工程师的陈通煌因此痛诉,槟城一家私人医院没有提供周全的医疗服务,导致他的太太死在产房中,而初生婴儿也因为曾缺氧心跳停止跳动,在出世2天后夭折。37岁的陈通煌与任会计师的太太陈宝碹(34岁)在去年11月结婚后不久,太太便怀孕,两人择日在今年10月3日中秋节迎接首胎婴儿出世,岂料产房内出现的状况,让他痛失两名至亲。“院方较后对我说,我太太是死于羊胎水入肺,一种非常罕见的状况。”陈通煌今日(週二,12月22日)在章瑛国会议员安排的记者会上披露,太太的预产期是在今年9月28日,28日当天他们去了槟城一家私人医院做检查,医生表明他的太太没有自然生产的迹象,便替太太做了心电图检查,母子一切正常,还指太太可以择日催生及询问他们想在何时生子。“当时,医生并没有说可以立即进行催生,我们便特地选在10月3日中秋节当天生产,因寓意人月两团圆。”测胎儿心跳不对劲他指出,到了生产日当天下午4时,他陪太太到私人医院后进行登记后,5时便回家收集生活用品。晚上10时,他带着岳母和小姨子回到私人医院,到达五楼病房时,被一名护士告知太太準备生产了。他说,他们急忙赶到2楼的产房,但他是唯一一个获得进入产房的家人,岳母及小姨子则在外守候。“我看到产房里只有一名护士在照顾我太太,我太太在床上痛苦挣扎,护士教我可通过换气口罩(ventimask)提供氧气给我太太,然后便留下我们独自离开了。”“护士并没有在场鼓励或是指导我的太太,反而是在忙着处理其他的工作,让我大感无奈。我发现太太在咬自己的嘴唇至流血时,我立即询问护士该如何预防,她的回答只是要我告诉太太不要咬她的嘴巴。”陈通煌披露,2小时后即晚上10时30分,负责生产的Y医生才抵达,对方马上注意到检测胎儿的心脏跳动有些不对劲,立即叫他到外守候。大约10至15分钟,他看到医生抱着他的新生宝宝沖到对面的房间,护士紧随在后。“他们在忙着看护我的新生婴儿,我觉得帮不上忙,就去看太太,发现太太独自一个人留在那边。超过了10分钟,我依然不见医生回来,太太也已经汗流浃背了,在睁开眼睛看我一眼后,便闭上眼睛休息。”忙顾婴儿不理产妇“不久后我听到滴答滴答的声音传来,觉得好奇,便四处搜索,才惊觉太太的阴道出血了!我急忙跑到对面房去,请Y医生替我太太做检查,医生回到产房后便开始为我太太善后,约10分钟,医生便叫我到外等候,她为太太进行缝合阴道。”他披露,守候在外的时候,他还可以听到太太与医生在交谈,突然,他听到医生大喊太太的名字,宝碹,宝碹!然后紧急灯就亮起了。“当时我觉得非常的恐慌,完全不懂发生了甚幺事情,只见到来了一群人,推了各种不同的仪器,现场非常的混乱,还有一些人要填写表格,但是却也不懂该如何填写,现场的状况真的是很乱。”“我和岳母及小姨子等了1个半小时后,医生出来告诉我,我太太已经去世了。”这晴天霹雳的消息,犹如把他打入地狱。护士没发觉胎儿心跳异状陈通煌指出,孩子陈宗翔出世后,医生透过检测胎儿的心跳表发现孩子心跳出现困难,令他不满的是守护在产房2个小时的护士竟然没有发觉胎儿的心跳有状况。“医生也无法解释,胎儿的心跳为甚幺出现困难。在这个危机的状况下,我的孩子竟然是由妇产科医生抢救,竟不是儿科医生,而且当时也没有儿科医生到场。”陈通煌指出,孩子出生后立即被抢救,是由注射多剂量肾上素复苏,20分钟后医生发现孩子的第一个心跳,半小时后,就把孩子送入新生儿重症监护病房。“在10月3日,我的孩子依然没有任何的自发呼吸,而有关医生表示可能是宝宝心跳曾经停止20分钟以上,而有可能导致脑损伤,而我也和医生讨论后,决定要进行大脑活动测试。”“在10月4日进行的脑电图,有驻院的神经科医生主治,而他们并没有记录到我的孩子大脑有任何的活动,基于大脑活动的结果,X医生问我是否要放弃孩子,我的向她表明,先处理太太的身后事,才做决定。”“在10月5日的凌晨5时25分,我收到来自医院的电话,孩子的心跳突然不均衡,要我马上到医院去,但在5时40分时,再次接到医院的电话,孩子的心跳已经在凌晨5时40分时停止跳动了。”“在凌晨6时30分时,我赶到医院见孩子的最后一面,便和医生做讨论,在下午再回到医院领回宝宝,然后準备太太的葬礼。”产妇来不及见儿就走了死者陈宝碹生前花费千多令吉,为新生儿购买玩具、婴儿用品、衣服等,还细心布置了一个房间给宝宝,希望孩子一出世后,可以在优质的环境中得到细心照顾。陈宝碹也为新生儿的未来作好準备,除了计划投保外,也为其购买信托基金,以提供更好教育给孩子。死者母亲方赛娥在受访时说,她女儿很期待孩子的诞生,每天蒐找妇科资料,还购买书刊参阅,吃完饭后就坐在沙发上,一边读,一边播放儿歌,以期让胎内的宝宝吸取启蒙知识。“只可惜女儿来不及看孩子一眼就死去,我痛心难过,对院方的失责感到很气愤。”方赛娥说,女儿在家中排行最大,下有弟妹,是一个很顾家和孝顺父母的孩子,她的生活也是全靠这位女儿。她称,死者弟弟在吉隆坡读书,妹妹刚在今年出嫁,死者与弟妹的感情很好,手足情深。收拾宝宝房火化玩具说到这里,方赛娥声音开始沙哑,眼眶含泪,她说,女儿曾计划在生产后,带她到中国和香港旅行。“我们还打算孙子出世后,由我看顾孩子,女儿担心天气热,特在宝宝房间装冷气。”如今,女儿和外孙都不幸去世,方赛娥与女婿每当走到宝宝的房间时,都会不禁流泪,所以几天后,他们决定把婴儿用品及睡床收拾起来,玩具则在火化时,一同烧了。“院方应该给我们一个公平交代,不能让我的女儿白白丧命啊。”妻子贤淑能干死者的丈夫陈通煌说,妻子是一个贤妻良母,生前很喜欢小孩,两人也没有刻意要生男或生女,一切顺其自然。他称,妻子是一名会计师,做任何事都很有规划,所以他很放心把家内的事务,全交给妻子打理。他指出,他和妻子是在去年11月23日结婚,妻子怀孕后很细心照顾自己,而且还买了很多书籍回来参考。“我和妻子也曾到过私人医院参加产后课程,当时她很兴奋,不断向医生提问。”他说,妻子生前很孝顺父母,他们在峇眼达浪再也购买新屋后,便要求母亲同住。产妇羊水入肺医院否认疏忽面对陈通煌的控诉,有关私人医院郑重否认人为疏忽的说法。此院负责人澄清,产妇陈宝(石宣)是死于羊水栓塞(Amniotic Fluid Embolism)症状。这名不愿具名的医院主管告诉《》记者,根据报告,女死者是因羊水入肺,死于羊水栓塞症。“这是产妇分娩期间罕见的併发症(rare complication),并且是不可预测的情况。”她指出,有关症状的死亡率也相当高。她还说,槟城医院的法医也已证实了死者的死因。4点指医院疏忽陈通煌直斥私人医院的疏忽,导致太太在产房中去世,而孩子在生产过程中曾一度没了心跳,出世后,医生立即抢救孩子,20分钟后在发现孩子的第一个心跳,较后孩子被转入加护病房。2天后,他却收到院方的来电通知,孩子心跳不均衡,不幸夭折了。他提出4点不满,即当天主治护士没有留意和照料到妻子和留意胎儿的心跳,相反是忙着其他的工作;其次是在医生还未来到之前,护士没有对妻子作出适当的指导,也没有足够的经验处理紧急状况;三院方把刚生产的太太独子留在产房超过10分钟,四在关键时刻,并没有作出妥当的安排,也没有安排儿科医生在等待候命。陈通煌不满该家私人医院对妻子的治疗和所提供的服务,作为一个自称是全球治疗中心,该医院的工作人员,设备及服务竟是如此令人失望。羊胎水入肺乃罕见状况在处理太太和孩子的身后事后,他对于医院提供的服务非常的不满,也向大山脚国会议员章瑛投诉,并在章瑛的助理陪同下,到医院了解导致太太的死因,而有关医生给的答案是太太因为羊胎水进肺而死。陈通煌也询问过其他专业医生,也都表示,一般上如果羊胎水入肺,产妇一定都会丧命。但会遇上如此的症状都是生了4胎或5胎以上的产妇及高龄产妇,是非常罕见的状况,在2万个人里面只有1个产妇会遇到这样的状况。章瑛:医疗过程不能马虎大山脚国会议员章瑛表示,死者母亲只有2个女儿,而且他们是来自单亲家庭,现在女儿突如其来的离世,让她伤心不已。无论是私人或政府医院,都需要给予严肃的对待每个生产或是手术过程,不可以马虎每个步骤。她透露,医院方面的人手也必须充足,而且必须具有专业的经验去面对突发状况,以减低产妇在生产时面对感染或是突发状况。她指出,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统计表,在每个国家的10万个产妇中,大马就有41名在生产时去世、新加坡人15名、澳洲有6名、爱尔兰有4名、泰国有44名、菲律宾有200人和印尼有230人。“比起邻近国家,大马在生产中去世的比例也是蛮高的,如果要成为先进国家,大马的医疗设备需要获得提昇。”章瑛呼吁妇女在怀孕期间,需要学习及增加本身怀孕的知识,而在发生突发时,才能冷静的面对和作出决定,由于现今科技发达,要了解怀孕过程的知识非常容易,只需要上网查询即可获得许多资讯。你知道吗?羊水栓塞致大量出血羊水栓塞是一种在分娩过程中因羊水物质进入母体血液循环,引起出现肺栓塞、休克等一系列严重1212至15倍。这是一种非常少见的产科急症,起因于羊水、胎儿细胞、胎发、胎脂或其他碎片进入母体的血液循环中,引起严重的类似过敏反应,产生血液栓塞,造成心肺衰竭或大量出血。羊水栓塞的发病率低但病死率高,发生率约在8000分之一左右。羊水在子宫内围绕在胎儿的周围,完整的保护在羊膜内,但如果羊膜和胎盘破裂后,子宫或子宫颈的血管有了破损,羊水就有机会大量进入母体的血液循环;当到达肺部后,会诱发肺动脉血管收缩,产生高血压和右心室血压上升,进而引起缺氧、心肌和肺部微血管的伤害;另外有一半的病人,会产生消耗性的凝血功能病变,造成产妇突然大出血而休剋死亡。羊水栓塞一旦发生,母体死亡率高达80%,因为突然的心跳停止或是随后的呼吸困难和多重器官衰竭,有时甚至连抢救都来不及。羊水栓塞不但死亡率很高,倖存者往往会留下永久性的神经伤害,例如中风或植物人的可能。至于胎儿端视处理的时间长短,如果在母体发生症状后,能及时将胎儿产出,那幺宝宝还有多一些存活的机会,然而不幸的是,约有一半的宝宝仍可能因缺氧而留下永久性的神经后遗症。那幺知道原因后,是不是可以有效预防呢?很可惜的是以前认为很重要的因素――催生,现在反而认为在子宫收缩愈强时,羊水反倒不容易进入妈妈血液中造成反应,所以目前没有任何可以预测会导致羊水栓塞的指标来作预防。既然无法发现导致羊水栓塞的危险因子,那幺早期诊断、早期治疗是不是有帮助呢?接近九成的妈妈只来得及做心肺复甦术。若急救成功,还得面临缺氧、心脏无力、全身性血液无法凝固等问题。六成的妈妈因此失去生命,存活的妈妈只有不到百分之八脑部没有受损。‧2009.12.22

上一篇:
下一篇: